<menu id="4c84y"><tt id="4c84y"></tt></menu>
<xmp id="4c84y"><nav id="4c84y"></nav>

中國(南京)國際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交易博覽會

行業動態>軟件行業:國家安全法正式通過,信息安全新時代開啟

實體戰爭打不起來,虛擬網絡戰爭已經開始!我們在6月7日的深度報告《IT安全是和平時期國家的制高點》里明確指出,在可預見的未來5-10年以內,發生中國卷入的區域性戰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和平共處是世界發展的主流。雖然實體戰爭不可能發生,但是虛擬的網絡戰爭已經開始了。去年12月底,美國就對朝鮮進行了全面的網絡攻擊,使得朝鮮全國網絡癱瘓了2天。美國組建了網絡戰聯合功能構成司令部,擁有約9萬名安全研究軍人,日本于2011年建立網絡空間防衛隊,投資了約70億日元負責安全項目。在和平時代,網絡的攻防成為國家間沒有硝煙的戰場。

正式以法律的角度來確保我國的軍事安全、科技安全領域:在維護國家安全的任務方面,新法要求,國家加強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加快發展自主可控的戰略高新技術和重要領域核心關鍵技術,加強知識產權的運用、保護和科技保密能力建設,保障重大技術和工程的安全。國家建設網絡與信息安全保障體系,提升網絡與信息安全保護能力,加強網絡和信息技術的創新研究和開發應用,實現網絡和信息核心技術、關鍵基礎設施和重要領域信息系統及數據的安全可控。

IT安全是國家戰略安全的制高點:當代社會已經進入數字社會,互聯網開始連接一切,構成互聯網時代的基礎則是各種通訊設備和系統應用軟件,信息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保障互聯網安全,保障IT信息產業安全將是重頭戲。在互聯網的時代,IT產業國產化的進程不可逆轉。加大IT安全有兩條路徑,即防護和自身系統國產化。前者需要加大對防火墻、攻防產品的投入;后者則是加大系統的國產化率,做到自主可控。

網絡安全法人大二次審稿結束,政策依然密集支持:現在法律已經落地,那么以前各個部門、領域的臨時網絡安全措施便有了法律依據,從投資邏輯上我們具體可以關注三條線:軟件自主可控,硬件自主可控以及系統自主可控,軟件自主可控表現在架構上,更多的使用云計算架構替代傳統國外巨頭的軟件設施;硬件上來看,從芯片、服務器、網絡安全設備等等,開始對國外設備進行替代;從系統自主可控,更多的以具有保密資質的國內企業來完成以往國外公司招標的系統。

在線反饋
皇上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
<menu id="4c84y"><tt id="4c84y"></tt></menu>
<xmp id="4c84y"><nav id="4c84y"></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