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4c84y"><tt id="4c84y"></tt></menu>
<xmp id="4c84y"><nav id="4c84y"></nav>

中國(南京)國際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交易博覽會

行業動態>隱私將成為科技公司競爭優勢

在21世紀數字經濟中,個人數據已成為幾乎所有業務最寶貴的資源。不過那些挖掘個人數據的科技公司可能很快就需要對自己做出界定:它們到底是兜售數據的商販,還是管理數據的管理員?它們是像谷歌(Google)和Facebook那樣,追蹤我們并將我們的個人信息販賣給出價最高者?還是它們有不同的商業模式,在該模式下它們可以利用這些數據創造收入,而不那么容易受到公眾批評,也不太可能面臨更嚴格的監管?

 

不久前,蘋果和IBM都展開了公關行動,將自己歸入后一陣營。蘋果推出了一個新的隱私網站,以更好地展示一些它認為將自己與谷歌等公司區分開來的特性,包括在單個設備而不是“云端”層面運行的搜索算法,讓用戶對蘋果能看到什么擁有更大控制權。

同一時間,IBM首席執行官羅睿蘭與歐盟委員會和歐洲議會的成員會面,公布了一套新的旨在提高科技巨擘(Big  Tech)受信任度的數據原則和實踐,其中還包括一項承諾:永遠不會將客戶數據交給任何國家的任何政府監控計劃,同時承諾客戶不僅對其終端數據享有權利,還對任何源自其終端數據的算法“學習成果”也享有權利。

這些行動傳遞了一條明確且有趣的信息:在這個時代,企業對我們個人數據的掌握超過了以往任何時候,而且其所掌握的數據可能有無數種不法用途(參見俄羅斯-Facebook丑聞),隱私已成為一大競爭優勢。

羅睿蘭不久前在電話采訪中向我表示:“我們正進入一個用數據能解決一切最緊迫問題的時代,但前提是人們必須信任數據得到處理的方式。我們將自己看做客戶數據的管家。而且我們無需被監管著去做正確的事情,一百年來我們一直在做正確的事?!?/p>

這番話明顯是對谷歌和Facebook的暗諷——兩家公司都曾因其數據收集方式被國家隱私監管機構處以罰款——此外也意指《歐盟一般數據保護條例》等英國和歐盟的新法規。這些法規將令企業更難在未獲消費者明確同意情況下處理、銷售、以及允許第三方訪問個人數據。但這番話也是一種新的營銷手段:在這個知識產權蘊含最大經濟價值的時代,我們不僅要保護這一價值,而且還要將從中獲得的更大一部分利潤提供給客戶。

這將如何實現呢?IBM——主要為企業和政府服務——現在正大力宣傳該公司不會超出具體合約期限在其服務器中保留任何專有數據,而且用人工智能分析這些數據所獲得的信息財富也將歸客戶自己所有。例如,如果一個國家衛生服務機構向IBM提供了健康檔案,那么IBM就不能利用該國某些地區某些人群癌癥發病率高于平均水平的信息獲取收益。

這與谷歌或Facebook的模式大不相同,這兩家公司基本上是精準定向的廣告公司,它們的收入幾乎完全來自盡可能多地銷售個人用戶的具體信息。

與之類似,身為消費品公司的蘋果也在推銷一種被稱為“差分隱私”的技術。利用該技術,蘋果可以了解用戶正在做什么,同時在數據離開用戶設備前用算法對數據進行轉化,從而保留一定的隱私。通過差分隱私算法,蘋果無法將其接收到的數據與任何特定用戶相關聯。這些數據被用于改進蘋果生態系統內銷售的設備和服務,而不是用來向消費者發送他們一開始就不知道會獲得自己數據的其他企業的精準定向廣告。這是又一種與谷歌或Facebook大不相同的商業模式。

那么,上述這些做法解決了我在專欄中無數次提出過的關于科技巨擘經濟和政治影響力過大的問題嗎?答案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蘋果的商業模式讓人無法像俄羅斯試圖利用Facebook影響美國大選那樣,利用它去影響一場大選。聽到蒂姆?庫克說他認為“隱私是一項基本人權”也是件令人振奮的事。但我不覺得該公司對如何改善科技生態系統內的利潤分享有任何深刻見解(從它跟高通及其他供應商的斗爭就能看出)。而且我也不覺得它會在不遠的未來停止離岸存放現金。

就數字經濟是否能避免成為一場零和游戲的問題來說,IBM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更有趣的案例。雖然“沃森”的人工智能的威力被夸大了,但這種直接明確地向客戶說出“你擁有這些數據,而且你擁有學習成果”的觀念是獨特的,且就客戶可以真正地將這些學習成果變現這一點而言,該觀念的影響更是深遠的。不管怎么說,這都是一次優秀的公關,正是眼下科技巨擘所需要的。

來源:FT中文網

在線反饋
皇上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
<menu id="4c84y"><tt id="4c84y"></tt></menu>
<xmp id="4c84y"><nav id="4c84y"></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