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smga"><tt id="gsmga"></tt></menu>
  • <dd id="gsmga"></dd>
    <nav id="gsmga"><nav id="gsmga"></nav></nav>
  • 中國(南京)國際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交易博覽會

    行業動態>政策春風:智慧城市的新興機遇

                                                                                                                                                                    11.jpg

    目前我國有超過500個城市進行智慧城市試點,計劃投資超萬億元。國家信息中心信息研究部副主任單志廣6月26日在杭州透露,國家正建設跨部門的智慧城市協調機制和監督考核機制,制定智慧城市的能力和成效評價體系,以加強智慧城市的指導和監督,各地智慧城市建設的實效須經國家認可。

      目前,我國已經先后發布了三批智慧城市試點。統計顯示,我國已經有超過500個城市在進行智慧城市試點,并均出臺了相應規劃,計劃投資規模超過萬億元。從實際效果看,智慧城市在城市交通、醫療、政務管理等領域取得了廣泛成果。

      據單志廣介紹,國家發改委從去年10月起牽頭協調25個部委,成立了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部際協調工作組,工作組已開始定期召開部際會議和專家會議,強調理性務實工作,并研究智慧城市建設與“一帶一路”、京津冀一體化、長江經濟帶建設等發展結合,并努力推進智慧城市建設的標準化。

      總體而言,我們認為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即將進入黃金發展期:過去較長時期內,政府部門握有大量關系國計民生的大數據資源,卻由于缺少相關推動機制及運營經驗而未能發揮出應有的社會效能;然而,近期隨著PPP模式在全國范圍的推廣應用,互聯網巨頭及垂直領域智慧城市項目承包商的積極性被有效調動,紛紛向與智慧城市相關的互聯網及數據運營模式轉型,帶動政府大數據資源的共享和利用;未來,我們認為隨著政府數據資源的價值被廣泛認知和挖掘,伴隨政企合作的新型商業模式不斷走向成熟,我國智慧城市建設將步入發展快車道。

      政府大數據金礦亟待發掘:各級政府積累了大量與公眾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涉及了涵蓋了農業、氣象、金融、就業、人口統計、教育、醫療、交通、能源多個領域,據統計,政府掌握著全社會信息資源的80%,其中包括3000余個數據庫,是社會最大的數據保有者。我們認為,對政府大數據的挖掘的價值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對政府來說,充分挖掘政府大數據能夠有效提升政府的治理水平,對企業而言,對政府數據的挖掘能夠觸發巨大的商業價值。雖然政府掌握著大量核心數據,但政府大數據的金礦一直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掘。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出于信息安全、政策法規等方面的考慮,政府缺乏數據公開的意愿,另一方面,政府自身不具備商業化運營的能力。

      目前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開始從戰略層面認識大數據,在政府治理領域融入大數據的思維。從國外政府數據開放的路徑來看,2009年美國總統簽署了《開放透明政府備忘錄》,同年,數據門戶網站Data.gov上線,率先走上政府數據開放之路,2011年9月,美國等八國聯合簽署《開放數據聲明》,截止2014年2月,全球已有63個國家加入開放政府合作伙伴,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了政府數據開放的高潮。

      從政府數據的應用效果來看,以紐約市為例,對政府公開數據的應用能夠有效提升政府治理水平,進而提升城市運行的效率,使得交通擁堵、社會治安、城市衛生等城市問題得到了有效改善,同時政府數據開放也產生了巨大的商業價值,目前圍繞著紐約開放數據平臺而產生的應用開發團隊已有幾百個之多。

      目前我國政府已經逐漸意識到政府數據的開放對推動政府職能轉型和提升社會治理水平的重要性,正在從政策層面逐漸加大政府數據開放的推廣力度,政府數據公開的潮流已經勢不可擋。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當前政府信息公開重點工作安排》,要求對住房、環保、教育等九個方面的信息公開進行重點推進。2014年3月“大數據”第一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僅去年一年就有6次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議題與大數據運用有關。同時今年總理也對政府數據開放明確表態:除涉密信息外,數據要盡最大可能公開。隨著政策態度的逐漸明朗以及推動力度的不斷加強,地方政府開放了政府數據的步伐正在不斷加快,北京、上海等全國多個地方政府均在一定程度上開放了政府數據。

      在地方政府財政預算偏緊以及傳統的粗放式智慧建設無法落地的大背景下,PPP模式正逐漸興起并帶動了企業參與政府資源與數據運營的智慧城市發展新階段。在目前地方政府財政預算偏緊的格局下,傳統的依托財政及銀行貸款的單一融資結構,無法解決智慧城市建設面臨著巨大的資金缺口,因此采用PPP等創新的投融資模式成為了地方政府建設智慧城市的重要手段。同時,過去由政府主導、企業建設的粗放式智慧城市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往往在項目完成之后,由于缺乏落地應用以及地方政府往往缺乏商業化運營的能力,市民并沒有感覺到城市變得更加“智慧”。因此當前各地方政府也亟待轉變職能,向企業開放資源與數據進行商業化運營以尋求智慧城市建設效果的落地。作為智慧城市技術提供商,IT企業正借助自身優勢,積極尋求與政府合作,通過獲取政府公共資源和數據運營權,由傳統的項目型業務向智慧城市垂直領域運營服務轉型。

      互聯網企業入場,跑馬圈地搶占城市服務入口。當前,以阿里和騰訊為首的互聯網企業正在依托地方政府開放的數據接口來獲取數據進而提供服務,爭做智慧城市運營商。今年4月騰訊和阿里分別上線了“城市服務”平臺,正在全國加大跑馬圈地的進度。從服務提供來看,阿里和騰訊提供的城市服務功能主要包括醫療、交通、水電煤繳費、社保等服務,覆蓋了查詢、辦理和繳費等多個類型,形成了在前端用戶和后端的IT基礎設施上共同發力的格局來爭奪政府公共服務領域。

      傳統IT企業正向垂直領域政府數據運營商全面轉型。阿里、騰訊等互聯網企業通過搭建底層平臺解決了政府各部門數據互聯互通的問題,并借助直達用戶的APP終端解決了城市服務的“最后一公里”,成為了傳統IT企業在面向政府數據運營轉型的有力競爭者。然而,相當于互聯網公司,傳統IT企業最大的優勢在于與政府有著更加密切的關系以及在細分領域有更加深入的挖掘,在與政府系統后臺的連接需要設計出自己的軟件進行對接,因此往往更加容易獲得在垂直領域排他性的政府運營項目、例如易華錄的遼寧交管服務平臺以及立思辰的湖南就創業服務平臺均通過提供技術平臺的方式與當地相關政府部門達成了排他性協議。我們認為,未來智慧城市運營服務領域將形成以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巨頭打造的大而全綜合服務平臺和以轉型IT企業打造的垂直細分領域服務平臺并存的格局,共同分享智慧城市運營服務的蛋糕。

      行業當前正處于跑馬圈地的關鍵階段,對公司競爭優勢的判斷主要立足于以下三點:1)先發優勢,主要體現在成功打造基于政府數據運營的標桿項目,率先建立橫向復制的基礎,同時,也體現在作為傳統的信息化技術提供商,與存量政府資源進行對接的能力;2)國資背景,出于對信息安全的要求,具備國資背景的企業更容易獲取政府資源與數據的運營權;3)運營能力,傳統IT企業往往缺乏互聯網的基因,能夠率先理順機制,通過并購或者引入外部團隊等方式提升自身運營能力的企業,在政府數據運營領域中勝出的概率將顯著增加。

     

    在線反饋
    中文字幕精品1区2区,日本成本人片观看免费,成熟老太毛茸茸BBWBBW
    <menu id="gsmga"><tt id="gsmga"></tt></menu>
  • <dd id="gsmga"></dd>
    <nav id="gsmga"><nav id="gsmga"></nav></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