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smga"><tt id="gsmga"></tt></menu>
  • <dd id="gsmga"></dd>
    <nav id="gsmga"><nav id="gsmga"></nav></nav>
  • 中國(南京)國際軟件產品和信息服務交易博覽會

    行業動態>對話周鴻祎:打好人工智能時代安全攻防戰

     在周鴻祎最近出版的自傳《顛覆者》中,老周寫了七年前那場持續數月,攪動了大半個中國互聯網的3Q大戰。那場大戰中,很難評論是否存在勝利的一方。從不同的維度來看,雙方各有勝負。騰訊因此變得更加開放,投資與整合取代了強硬的復制跟隨戰略;360也成功存活,并成功赴美上市,登陸紐交所。

      360赴紐交所上市

      一場商業上極盡殘酷、交戰雙方無所不用其極的戰爭最終變成了和平與發展的契機。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3Q大戰對于中國互聯網的發展進程有著標志性的意義,它是中國互聯網PC時代的最后一場大型戰役。而在它的背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曙光從海平面上露出了一線。

      在360的回歸路上,中國資本市場表現出了對歸國游子的期待與關懷,360成功憑借“大安全”概念再次殺入了中國互聯網的“決賽圈”。而這一次,人工智能是巨頭們爭奪的新焦點。

      和3Q大戰時的波詭云譎相比,人工智能是一個更加公平、也更加開放的賽道。周鴻祎在《顛覆者》中這樣描繪自己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決心,“當人工智能的概念進入我視線的那一刻,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抓住人工智能這次浪潮,并為之肝腦涂地,在所不惜?!?/strong>

      為此,《中國人工智能之路》特意選擇了360集團創始人兼CEO 周鴻祎作為我們的下一個對話對象,和他一同探討人工智能在各領域可能給中國社會,甚至給整個人類社會帶來的改變、福祉與困惑。

      在對AI的看法上,周鴻祎不改“紅衣大炮”本色,他直言“人工智能并非萬能”,“先進科技背后也隱藏著巨大的安全隱患”?!皥鼍啊迸c“大安全”是這場對話的關鍵詞。

      周鴻祎表示,我們需要從兩個方面來看待這一輪的人工智能熱潮。

      一方面,從戰略上來講,人工智能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趨勢,但它只有和場景相結合,和具體的行業相結合,才能產生的良好的效果;另一方面,當前人工智能炒得太熱,被渲染得好像無所不能,但嚴格來說,目前的這一波人工智能,實質上只是機器學習里面的深度學習算法,它并不是萬能的。

      周鴻祎表示,360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布局主要集中在四個場景:安全、智能硬件、廣告和短視頻。

      而作為國內最大的安全公司,360人工智能技術最重要的應用場景是安全。

      周鴻祎表示,隨著網絡與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信息社會已逐步從移動互聯網時代發展到物聯網時代,網絡攻擊也開始向基礎設施等各領域蔓延。而關系到國家安全,國計民生的金融、能源、通信等領域,其信息網絡基礎設施一旦遭受攻擊,不僅將造成自身系統癱瘓,還將擾亂國家秩序,影響國家經濟社會發展。

      為了應對這一狀況,360提出了“大安全”的概念?!敖裉烊藗兠媾R的最大的安全威脅來自于未知的攻擊技術。這些攻擊可能淹沒在眾多的網絡訪問數據里,而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最擅長的就是從海量的數據里面去發掘一些模式。360希望能夠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幫助我們總結對手的攻擊模式,發現更多的漏洞?!?/p>

      在談到創業者與BAT等巨頭的競爭時,周鴻祎表示,小公司去搞人工智能的原創算法可能是不現實的,但這波人工智能浪潮最大的機遇恰恰就是大家的算法都差不多。他鼓勵創業者要善于利用信息的不對稱,尋找互聯網領域之外的機會,找到自己項目和相關領域的結合點,把深度學習算法與行業數據相結合,可能會找到突破點。

      以下為對話實錄:

      畢嘯南: 360在2015年的時候就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但是2015年,人工智能還不像現在這么火,你當時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的背景和動因是什么呢?

      周鴻祎:當時360在做智能硬件。我當時感覺到,智能硬件如果沒有人工智能的東西,就是一些電子小配件,又比手機簡單,它憑什么改變我們下一個世界呢?你在一個電飯煲里或者洗衣機里裝了一個智能芯片,就叫智能硬件?我覺得肯定不對。

      360當時主要做了攝像頭,我強烈地感覺攝像頭不應該只能錄視頻,它需要看懂發生了什么,就像人的眼睛一樣。從這個想法出發,我就想到要解決人臉識別和場景識別。

      正好機緣巧合有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個新加坡的大學教授,叫顏水成。他和他的學生們當時得了國際人臉識別大賽的前幾名,所以我們就把他們請來(做這件事情)。

      實際上,最早的時候,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要打人工智能這張牌,更多的是想解決人臉識別、計算機視覺的問題。

      畢嘯南:你說這一輪人工智能浪潮其實并沒有改變一些基本原理,但是你在書里面提到過,為了這一輪人工智能浪潮,你寧肯“肝腦涂地”。這是為什么?

      周鴻祎:我們要從兩方面來看這個問題。一方面,從戰略上來講,人工智能肯定是個大的趨勢。它的技術通過不斷地演化,能夠跟很多場景、很多具體的行業相結合,產生很好的效果。另一方面,當前人工智能炒得太熱,被渲染得好像無所不能,但嚴格來說,目前的這一波人工智能,實質上只是機器學習里面的深度學習算法,它并不是萬能的。只是因為計算力的提高,原來幾十年前發明的算法如今可以投入使用了。

      這種人工智能學習網絡必須經過監督式的學習,也就是說要給它很多預先準備好的素材,它才能夠訓練出一個概率判斷網絡。有些場景很適合,比如說分辨一張照片;但是有些場景,比如說像咱們說話,想讓電腦來聽懂,這依然是很難的一件事。

      畢嘯南:但是從第一個角度來講,360在人工智能的這一股浪潮中,其實還是要做相當大的一個布局和跟進?

      周鴻祎:從安全的角度,物聯網使得原來所有針對互聯網的攻擊,現在都能夠延展到物理世界。網絡安全已經拓展到從國家安全到國防安全,再到基礎設施安全、社會安全,甚至于人身安全的方方面面,所以我是從這個角度提出了“大安全“的概念。

      我們也在討論,能不能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幫助我們去發現更多的漏洞。今天人們面臨的最大的安全威脅來自于未知的攻擊技術。這些攻擊可能淹沒在眾多的網絡訪問數據里,而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最擅長的就是從海量的數據里面去發掘一些模式。360希望能夠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幫助我們總結對手的攻擊模式,發現更多的漏洞。

      第二個是把人工智能和360的智能硬件業務相結合。你可以看到,我們的兒童手表已經變成了一個兒童手上戴的一個小機器人,它能回答兒童的問題。360的家用攝像頭,我們希望它能知道發生了什么,像小孩子回家了、摔倒了,老人出了什么問題。還有我們的智能車載記錄儀,我們也希望它能智能判斷路面的情況,給司機一些駕駛的提醒,比如說你離前車的距離太近,或者你跨車道。

      第三個是360的廣告業務。和其它很多互聯網公司一樣,360商業化的一個主要的變現手段是廣告。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去預測用戶意圖,給他推薦更符合他期望的廣告,你廣告的點擊率就會提升。這時候人工智能可以直接提升你的收入,有了收入我們就能搞更多的技術創新。

      最后一個是視頻方向。360很看好視頻這個方向,因為在手機上光做工具肯定是不夠的。手機上誰占有用戶的時間越長,誰在將來對用戶就越有影響力。所以,我們現在非??春靡曨l領域,但每天海量的視頻,用戶24小時不睡覺都看不完。我們希望能夠利用人工智能把中間這些濃縮的、精華的東西挑出來,比如說每個視頻能挑出最精彩的一分鐘,再把這些最精彩的視頻推給某個感興趣人。

      畢嘯南:現在很多創業者和投資人好像不談人工智能,就落了先機似的。那對于很多創業者,尤其是小型創業者和投資人而言,您認為人工智能浪潮中他們的機會可能會在哪兒?

      周鴻祎:我覺得小公司去搞人工智能的原創算法可能是不現實的,而且這波人工智能最大的機遇是算法都差不多。對創業公司來說,我反而覺得應該尋找互聯網之外的領域,利用信息的不對稱,哪些領域你能找到結合點,這些領域它能給你提供數據,比如說醫療方面,BAT就不一定有優勢,醫院的數據也不一定主動給BAT。

      創業者要找到自己項目和相關領域的結合點,把深度學習算法與行業數據相結合,這樣可能會找到突破點。

      畢嘯南:其實360現在在兒童手表、兒童機器人這個領域也布局挺多的,你們是怎么關注到這個領域的?

      周鴻祎:兒童手表和人工智能開始沒什么關系。

      我一直覺得,創業者不能流行什么概念就去做什么,比如說大數據流行了,云計算流行了,物聯網流行了,人工智能流行了,你就開始去琢磨(怎么蹭這個熱點)。凡是圍繞著這種概念去做的創業,我認為是自欺欺人,要不是為了創業而創業,要不就是以欺騙VC為目的。

      真正的創業者要從用戶出發,從用戶的痛點跟需求出發,去設想用戶在什么場景下有什么樣的需求,有沒有被滿足。如果滿足得不好,你有什么更好的解決方案?你先有了這樣一個目標之后,然后才是技術的問題:天底下所有的技術,哪個技術能夠為你所用,能夠解決問題,你就用什么技術。而不能反過來,說我有一個什么技術,然后拿著這個技術到處尋找機會。

      因為我有小孩子嘛,我就有很多擔憂。我時常就在想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很自然地就覺得,既然你不能給小孩一部手機,那我們就想能不能做一個手表?把一個手機做到手表里,這樣父母可以隨時定位自己的孩子。

      我們最早想的方案很簡單,就是隨時能定位他,知道他在哪兒,防丟嘛。后來做了手表之后發現,我們是一個智能的平臺,除了定位外,我們的手表還可以變成一個溝通的功能,小孩子可以拿這個可以給父母打電話,可以發一個笑臉,可以發語音,就像一個兒童微信一樣。

      第三步我們在手表上裝了個攝像頭,小孩每天在外面,他可以抓拍照片。這樣我們從兒童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他每天看到的世界。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慢慢就會有人工智能的需求了。比如說這個手表陪伴孩子的時間很多,他可能會跟手表說話。為此,我們在這里邊做了語音識別的功能,小孩可以問手表很多問題。

      畢嘯南:為什么每次沖在風口浪尖的都是你,而不是其他人?這里面性格品質的特征到底是什么?

      周鴻祎:可能因為那時候我們比較年輕,公司也沒什么可以依靠的東西。很多時候有點像街頭的古惑仔,你只有一直拼命地往前沖,才有機會幸存。

      當年很多公司的老板他們比我更深懂中國文化的奧妙,大家很多事都是躲在后面,很少有老板親自上陣。而我很多時候自己會親自沖上去,跟人撕,跟人去理論,所以給人印象會比較深刻。

      畢嘯南:我們提一下你的自傳《顛覆者》,你說互聯網這個時代,這種開放和包容的精神,在某種程度上是成就了你,成就了這樣一個“顛覆者”。那你覺得在下一個時代,如果我們暫且預測它是人工智能時代的話,它會有什么樣的特性?它會需要一個什么樣的人出來,做一個挑戰?

      周鴻祎:有人老是要把互聯網和人工智能對立,這其實不對。沒有互聯網,沒有這種廣泛的連接,沒有這種計算力的提升,沒有大數據的產生,云端算力的提升,人工智能這個學科、這個算法20年前就有,今天也無法大放異彩。

      我覺得人工智能是一種新的技術,在具體的技術競爭領域,可能會有所不同。但它整個的精神,我覺得還是互聯網時代的開放、創新。如果說得更大一點,我覺得今天互聯網的這種精神,實際上是硅谷精神的一種延續。無論是在當年的半導體時代,還是在PC和移動互聯網時代,也不管是當年的微軟和蘋果,還是今天臉書這種公司,這種顛覆創新的精神是一脈相承的。

      我認為任何時代都需要這種有才華、有夢想的年輕人,利用這種顛覆創新的能力,在巨頭忽視的領域,做出一些有意思的產品,能夠解決用戶的剛需和痛點,從而完成對巨頭的逆襲。這種精神永遠不會改變。

      —

    在線反饋
    中文字幕精品1区2区,日本成本人片观看免费,成熟老太毛茸茸BBWBBW
    <menu id="gsmga"><tt id="gsmga"></tt></menu>
  • <dd id="gsmga"></dd>
    <nav id="gsmga"><nav id="gsmga"></nav></nav>